承德新闻网,承德信息港,承德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承德房产 >

村民实名****苍南村支书有双户口 坐拥多**房产

时间:2018-03-22 00:22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我的网站
村民实名****苍南村支书有双户口 坐拥多**房产,温网,新闻,体育,娱**,交友,旅游,文化,论坛,短信,数码,汽车,手机,财经,科技,温州地区门户网站

  据《****周末》报道 ,近日 ,温州苍南县灵溪镇岩头村17位村民实名发帖 ,****“苍南村支书陈庆转有双户口 ,独在苍南县就拥有房产53**” ,引发民众强烈关**。

  帖子反映:“浙江省苍南县出了个房弟,陈庆转,灵溪镇岩头村党员,独在苍南县就拥有房产53**,总价值高达4715**元,大部分实为其兄——村支书陈庆锥所有……村民多年实名****其侵占集体土地,并多次上访,也得到当地县委书记的接访 ,都无济于事。”

  为了证实帖子所说内容的真实** ,村民们上传了一张清单,列出村支书陈庆锥和陈庆转兄弟俩所拥有的53**房产的具体地址、产权信息等。

  在曝光陈庆锥兄弟俩53**房产信息的同时,村民还上传了两张同为一个人的******照片,指出这是陈庆锥个人的两个不同户籍信息,均位于苍南县 。

  两张照片俨然同一个人 ,姓名一样,唯独出生年份不同。这不禁让人想起之前被曝光出来的有4个户口的“房姐”龚**** 。

  近几个月来,“房姐” 、“房兄” 、“房祖宗”……“房氏”家族壮大的同时,也在一步步地拨动着民众敏感的神经 。

  这次遭到曝光的温州“房弟”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?这些房产都是通过什么途径取得?陈庆锥的两个户籍是怎么办出来的?3月23日,带着一系列疑问,记者前往苍南实地调查 。

  经过3天的采访 ,记者发现村民****内容基本属实。3月25日 ,苍南县**方回应 ,村支书陈庆锥双户口情况属实 ,**方对此正在展开调查并作进一步**理 。同时,苍南县纪委已查明村民****的其中19**房产情况属实,剩余房产的情况正在调查中。

  双户口的村支书

  在一**茶室,记者见到了实名****者之一的陈刚。陈刚是岩头村的一位村民,他告诉记者 ,“房弟”陈庆转 ,是村支书陈庆锥的亲弟弟,在苍南县自来水****上班 ,职务是营业部副主任,网帖****的内容全部证据确凿 。

  根据陈刚提供的一份房产清单,记者数了数 ,陈庆锥兄弟俩所坐拥的53**房产,其中28**位于岩头村内,部分有产权证。

  另外,陈刚还向记者提供了陈庆锥的两张户籍信息复印件。

  来自“温州市人口信息管理系统”的两份复印件显示,姓名一栏均为陈庆锥 ,两张照片除了衣服领子的差别,显示为同一人面孔 。但是,两份户籍信息上的出生年份、文化程度、婚姻状况、身高均不同 。

  其中 ,一张1962年出生的******上 ,显示文化程度为小学 ,婚姻状况是已婚,身高165cm;后一张1968年出生的******上,显示文化程度为初中,婚姻状况是离婚,身高167cm。

  两张******户籍均登记在案 ,均为苍南县灵溪镇。

  陈刚透露,陈庆锥平常使用的******是1962年出生的那张,1968年的那张则很少曝光于人前 。但是,陈庆锥有两个******的事情在当地一直广为人知 ,是从陈庆锥自己口中说出的。

  3月26日,**治周末记者电话联系上陈庆锥本人,他表示,双户口的事情在当地很普遍,“不是我一个人”。关于房子的事情 ,“他们知道的只是一部分,我还有其他房产,我自己是搞建筑的,我的房子都是合**得来的。”对于具体情况,他不愿作过多解释,让记者到纪委了解情况 。

  兄弟俩坐拥53**房产

  根据陈刚提供的陈庆锥兄弟俩53**房产清单,**治周末记者发现,其中陈庆转名下的有28** ,陈庆锥名下的有18** ,陈庆锥妻子张金花名下的有8** 。其中,有一**房产是陈庆转与张金花共有的。

  这些房子  ,有的是住宅 ,有的是店面房 ,有的办理了产权证 ,有的则未****。

  这份清单中 ,陈庆转一人独占了大头。但他只是一名普通的****职工,他们一家庞大的房产都是怎么得来的?

  3月24日,**治周末记者在苍南县灵溪镇见到一名深知内幕的知****士 ,他向记者提供了更为有力的证据 。证据显示 ,陈庆锥兄弟俩房产来源大致可分为以下几个途径:以住房困难户名义取得建房指标;建造村综合大楼后,取得村综合大楼的住宅;以拆迁户名义取得建房指标。

  一份落款为2001年11月10日 、加盖有灵溪镇政府公章的文件显示:“因****局看守所 、****中专建设需要本镇岩头村集体土地被征用 ,村民……住房确有困难 ,张金花等被安排在岩头小区4-2幢建房……”

  这一文件所批准的建房指标 ,在前面陈刚所反映的房产清单第33项得到了印证。据知****士透露,张金花并不是住房困难户,却莫名其妙地取得了建房指标。据悉 ,这**房产目前估价至少150**元 。

  一份日期为2009年 、标有“苍南县灵溪镇岩头村村委会”的清单上显示:“岩头村综合大楼部分套房出售清单”,其中第25项张金花的名字赫然在列。

  这套房子房号为901,面积136平方米,当时购买的价格是23**元左右。知****士透露,这套房产虽然没有产权证,但是目前市价也不少于80**元。

  令记者感到匪夷所思的是 ,****建造的综合大楼属于集体公共资源 ,竟然可以当做商品房来买卖!

  而据了解 ,该村综合大楼在建造时仅有苍南县发改委一纸批文 。同时,因存在违规加盖现象,曾被当地拆迁部门列入“两违专项整治”。

  一份1998年12月30日(陈庆锥担任村民委员会委员期间),加盖有灵溪镇政府公章的文件显示:“因建设县自来水厂需要,你们老房被征用拆迁……同意陈庆锥等人安排在岩头村规划区政**路1-11幢建房 。”

  这一文件所批准的建房指标,在陈刚所提供的房产清单第31项得到了印证。陈刚说,这套房子市价也至少110**元。

  除了以上所示的3**房产均有文件、书证可依,知****士还提供了一份土地登记查询报告。根据这份报告,陈庆锥胞弟陈庆转所有的17**房产均登记在案,陈庆锥本人1**登记在案,均办理了产权证,这些房产保守估计市价高达2175**元,其中12**全部集**谘彝反。

  村民表示,陈庆转个人没有那么大能力取得那么多的房产,他更多的只是充当了陈庆锥的“马甲”(网络用语 ,表示另一身份) ,帮他合**化这些私人房产。甚至 ,陈庆锥目前所居住的房子也是登记在陈庆转名下。

  据了解,苍南县是浙江省人口第一大县,毗邻福建。裼梅⒋ 。岩头村紧邻当地镇****中心,属于镇中心位置,地理位置优越。记者采访过程中,村民和当地政府工作人员透露 ,当地房子均价每平方米1**元左右。

  村民们还透露,53**房产只是他们查证到的陈庆锥兄弟俩的部分房产信息。

  村支书的房产“生意经”

#p#分页标题#e#

  根据53**房产清单,还有不少房产未办理产权登记 。如何证实它们确为陈庆锥兄弟俩所有?知****士向记者提供了7张卖地契约,反映出陈庆锥兄弟俩是房产的所有人,近五六年间,这些房产并没有空置 ,而是被逐步卖掉。

  第一份2003年8月26日的契约中  ,张金花将自己名下位于雁头路的店面房以3.8**元卖掉。

  第二份2006年2月11日的契约中 ,陈庆锥将自己名下灵溪镇雁头路开发****B幢的一**房产(房号205)以10 .8**元的价格卖掉。

  第三份2006年8月22日的契约中,张金花、陈庆转将其所共有的一**雁头路头路的店面房以5.2**元卖掉。

  第四份2006年9月13日的契约中,张金花将其所有的位于雁头路的另一**店面房以5 .38**元卖掉。

  其余还有3份契约,均显示张金花 、陈庆转将其名下房产出售 。

  至此,建房审批报告、村综合大楼出售清单、卖房契约等文件显示  ,陈庆锥兄弟俩53**房产清单中所反映的30**房产均得到了印证。

  **治周末记者发现,前述7张卖房契约中,所有的房产均位于岩头村雁头路1-6幢。这一惊人的巧合,不禁让人觉得有几分蹊跷。随后的深入调查 ,记者赫然发现了陈庆锥的房产“生意经”。

  3月24日下午,**治周末记者在一干知情村民的带领下,来到岩头村实地采访。岩头村与灵溪镇镇政府仅一江之隔。整个村并不大,横纵几条路开车绕一圈也要不了10分钟。

  在雁头路,记者很快找到了一排标号有1-12幢的排屋 。

  一份1994年9月22日,盖有灵溪镇人民政府公章的文件显示 ,批准房产路1-6幢(审批文件上写着的是房产路 ,村民解释,现在的雁头路就是原来的房产路)“建房9间”。

  奇怪的是,记者从西到东数了一遍,发现此**却拔地而起12间6层民房 ,这些房子内部以商品房格局建造,12间民房一共建造了30套商品房,底下是12间店面房 。

  一位熟知此事的当地退休****告诉记者,陈庆锥利用村民名额拿到建房指标后,自己私自加建了3间民房,多出来的这些商品房则成了他的 。仅仅这一片排屋 ,陈庆锥一家就拥有12**房产,**括前述已被卖掉的7**。

  根据多份卖房契约 ,记者发现 ,雁头路的房子在售卖过程中 ,陈庆锥均直接参与 ,充当卖房契约的代笔人或见证人 。

  一知****士表示,仅从陈庆锥将审批文件的“建房9间”变成了实际建房12间的操作手**看 ,“移花接木”手段之高令人叹服 。

  村民们还反映,1992年岩头村39位村民获得39间建房指标。但是,20多年过去了 ,这些建房指标一直下落不明 ,导致很多村民成为无房户和住房困难户 。村民追问:“每年,县里都会下来一些建房指标。这十几年来,岩头村的建房指标却从未公示过,这些指标到底哪里去了?”

  “多房多户口”叩问户籍管理**度

  3月25日上午8点多 ,**治周末记者来到苍南县政府了解情况。其间,工作人员告知记者,县纪委有关负责人正在开会 ,什么时候开好了,再接受采访 。

  等待近一个小时后,记者决定先去灵溪镇镇政府了解情况 。一开始,镇宣传委员章春媚表示 ,镇纪委书记林元涨在忙 ,让记者耐心等候 。半个多小时过去了,她又表示“再等5分钟”。再过去半个多小时,记者被告知林元涨要下午2时30分接受记者采访 。

  在记者离开灵溪镇镇政府后,有村民打来电话:“县纪委的领导、镇纪委的领导为了躲记者都躲到县政府一楼办公室了 。”记者马上驱车前往 ,果然,在县政府大楼一楼的信访办公室见到了苍南县纪委的多位领导。

  面对记者,县纪委副书记林光锋表示,村民****一事纪委早就已经展开调查,具体细节不方便透露。但是 ,据他了解 ,陈庆锥的其中一个户口“搞错” ,现已经**销了。

  随后 ,灵溪镇纪委书记林元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,针对村民****的内容,目前已经核实清楚19**房产情况属实,剩下的房产由于部分未作产权登记,还需要进一步清查。

  那么 ,陈庆锥的户口真的已经**销了吗?

  3月25日下午,灵溪镇中心派出所所长金春祥告知记者,目前陈庆锥的户口还没有**销。

  据**方调查,陈庆锥的户口登记信息显示为常住人口。其中,1968年出生的那张 ,登记住址在灵溪镇灵浦路,这一户籍初步核实为假。

  调查发现,陈庆锥1968年出生的******是2000年办出的。但是,这一户籍信息 ,**方这边的原始资料显示为1992年3月15日录入的 。

  金春祥解释,以前岩头村在****区划上归大观乡(现已改为城南社区)管辖 ,“户籍登记也是由乡里统筹”。在电脑并没有大幅普及的情况下 ,很多户籍登记信息都是手写的。至于大观乡政府当年是如何办理出陈庆锥的户籍的,这一情况 ,金春祥表示需要灵溪镇政府的配合,**方会继续调查。

  陈庆锥拥有双户籍期间 ,又是如何避开人口普查的呢 ?

  金春祥透露,人口普查在程序上一般是由村一级工作人员报上来 ,有的地方就是村****直接操作,所以期间并没有查出。另外 ,民**在办理******时,确认户籍登记的照片和本人一致 ,就会顺利办理出居民******了 。

  记者发现 ,陈庆锥的两张******照片在年龄层面几乎没有差别,似是同一时期办出的。

  苍南县****局有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,一个人有两个******在户籍管理上是绝对不允许的 。在户籍的核查上,****机关有一套监管程序 。“省一级****机关专门设有机构,每天对户籍数据库进行筛查,一旦发现可疑 ,马上会通知到派出所 。一旦查实存在多户口的现象 ,会马上进行**理。”

  采访期间 ,苍南县政府有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,在上世纪90年代,户籍信息登记“办重复是有可能的”。

  记者了解到,上世纪80年代 ,国内部分省、市、县政府以“集资办农业”、“振兴经济”等为名 ,公开叫卖城镇户口 。事后 ,国务院办公厅下发文件 ,对这一错误做**予以**止和纠正。1992年、1994年,****部等部门也曾发出通知 ,重申禁止买卖城镇户口。

  目前,在居民******管理上,我国已出台了居民********,刑**中也有“伪造、变造******罪”。

#p#分页标题#e#

  一位专门研究户籍**度的****指出,从“房姐”事件到原云南省委书记高严有3个******,再到陕西一**员儿子有3个户口等新闻的轮流曝光,反映出违规****的情况比较普遍,也说明****系统内部的监督还不够 ,户籍**度在管理上存在漏洞。

  多户口的背后,或是为**员转移财产,或是为非**经营,****影响非常恶劣 。不少****建议,应将居民********从技术层面上落实到位,严格按要求录入指纹信息,在******上植入**含DNA信息 、信用信息 、房产信息的芯片,通过技术上的比对,严格杜绝其中的漏洞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