承德新闻网,承德信息港,承德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承德美食 >

食品街 美食街(图)

时间:2018-04-17 18:54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我的网站
食品街 美食街(图),文化,山西门户,山西新闻网,山西省综合**门户网站,国务院新闻办批准的山西省首批综合**新闻网站,山西新闻,山西日报,山西晚报,三晋都市报,山

③珠宝行、玉器店、碟片店等店面的进驻,使得食品街不再名副其实

街名来历

51岁的王灵义不住食品街,但他像照顾自家门前的槐树一样,几乎每天都要去食品街上逛一圈 ,只要有**人来太原,他肯定领着上食品街下馆子去。

王灵义是个老太原 ,也是忠实的食品街上的食**。“听我爷爷说,他父亲曾经给满清皇帝当过御厨,给大厨子打杂切菜。后来清朝倒了,我这位老爷爷也偷跑回太原。老人因为受了惊吓,没过几年 ,就病死了。”王灵义说,他爷爷似乎得了点老爷爷的真传,做的饭菜都不一样了。“可能有点心理因素吧 ,但从那时候起,我家人对吃饭就特别挑 ,要色香味俱全 ,下馆子就去食品街。”

王灵义家住在柴市巷 ,从柴市巷走路到食品街,用不了十分钟。“我小时候 ,还没有食品街 。当时的食品街叫帽儿巷 ,路两边都是些低矮的平房 ,经营着些烟酒副食  、土产日杂什么的,好像还有几家做衣服、帽子的裁缝店。”据王灵义回忆 ,当时的帽儿巷,虽然破旧,但因为挨着钟楼街 ,也堪称太原繁华的商业区。

1985年,太原市旧城改造,街道两边的旧房子都拆了 ,改建成一排**明清建筑 。“当时我感觉真是新鲜,那些新盖起来的房子 ,是清一色的两层楼,那门脸和屋檐可真漂亮!”随着这批建筑的建成,不少饭店纷纷进驻,街口**“食品街”的牌楼也立了起来 。“大概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人们慢慢地不说帽儿巷了,一说去吃饭 ,都说去食品街。”说着食品街的历史,王灵义很兴奋。他掰着手指数起当年食品街上的招牌饭店 ,“实习饭店就不用说了吧,太原人谁不知道,好多外地人都知道呢!还有太原馄饨馆、同顺饭庄、晋一春、太原烤鸭店……那会儿的饭店 ,都是国营的,大师傅手艺好,也敬业 ,做出来的饭菜那叫一个香,啧啧,现在的饭店可真是没**儿比。”作为食品街上的老食**  ,王灵义现在还很怀念过去那段“到**乱吃”的时光。

当年,王灵义的大儿子5岁,二儿子3岁,两个孩子都继承了家里人**吃的传统 。“不瞒你说,我那二小子虽然 。炜傻罅,吃馄饨,从来不吃路边摊 ,只吃太原馄饨馆的馄饨;吃饺子 ,他妈做的不**吃 ,非要到同顺饭庄去吃!大小子**吃实习饭店的过油肉 ,吃完了抹抹油嘴,抬头就问我,‘爸,咱啥时候再来?’”说着,王灵义哈哈笑了起来 。这时,王灵义**人插嘴说,“说起吃,我家老王从来都有精神。以前人都挺节俭,不像现在花这么多钱在吃上。平常我家不吃鸭子,攒到过年的时候,才去太原烤鸭店排队花几块钱买一只鸭子。我把鸭肉一块块撕成小片 ,分成好多份,天天拿出来一点 ,一直要吃到正月十五呢!”

美味吃食总是让王灵义很振奋 ,掰着手指头又一遍数起当年食品街上的招牌饭店,“晋一春 、太原馄饨馆 、实习饭店 、太原烤鸭店 、粟海山庄……每天都有不少人挤在饭馆里!现在想想 ,真是奇怪,天天吃也不觉得腻 。俊

忆当年 天天下馆子到**乱吃

好多太原的年轻人可能不知道,食品街原来叫帽儿巷 。卖食品的地方,怎么叫这么个名字 ?

食品街现在所在的地方,宋代时是太原的商业中心,而且,街上多有帽子作坊,所以被称为帽儿巷。据史料记载,帽儿巷旧有晋绥地方铁路银行 、和合生银号 、长春楼珠宝店 、天庆丰津货店 、文宝斋书社 、香积圆饭店以及永顺帽庄等。

食品街,北起府东街(山西省政府门前) ,南至钟楼街,全长552米,总宽10米。原街有两条,即以鼓楼街为界,以北名都督北街(原督军前街),以南名帽儿巷,原路宽为5到7米。1955年,都督北街并入帽儿巷。1985年旧城改造时,路面拓宽为10米,并将街道两旁的旧房拆除 ,建成以二层楼居多的**明清建筑。因为当时这条街上多经营食品,所以扩建为专门经营地方风味的街巷———食品街 。

据有关资料 ,初期,食品街上铺着水泥长方块砖  ,1995年又改铺为河北青石长方块砖。街旁安有庭园式低杆路灯。街道南、北口各有**古木**牌楼一座,上书“食品街”几个大字,展示着它特殊的街名,也昭示着它古老的身份。

尽管年代更迭 、城市变迁,太原很多街巷消失湮灭,后人只能在泛黄的地图中依稀捕捉曾经的故事。但,老人们还是将帽儿巷这个象征**的名称口口相传了下来,供后人兀自回想其当年风采 。

看而今 饭馆变少小吃越来越多

作为江苏人,杨杭杭对太原食品街的钟情,让不少本地人吃惊 。1998年,杨杭杭考上山西一所大学 ,坐了两天火车来到太原求学 。一个土生土长的南方姑娘,初来太原 ,首先是对北方的气候不适应,其次,就是难以下咽的问题。“学校的南方菜做得很不地道,北方的饭菜我又吃不习惯。所以 ,刚来的头几个月,我每天都吃很少,****瘦了一大圈 。”操着一口标准普通话的杨杭杭,在食品街上吃着小吃,聊起四年前的情景 。

1998年过年回家 ,看着瘦削的杨杭杭,父母都落了泪,商量着要让女儿退学,复习一年考个南方的学校。倔强的杨杭杭咬着嘴唇 ,头一扬说 ,“学校有那么多南方学生,难道就我娇气 ?我不退学!”最后 ,父母做了让步,答应让杭杭再适应一个学期 。开学后的一个星期天,隔壁宿舍的一位同学邀请杨杭杭等几个同学去家里做** 。那位同学家住起凤街 ,父母非常热情好**,做了一桌子山西菜招待他们。吃饭时 ,杨杭杭很吃惊,原来山西菜这么好吃!同学的妈妈开心地告诉他们,里面有几道菜是从食品街上买来的。嘴里吃着美味,杨杭杭心里却记住了这个名字:食品街 。

打那以后,杨杭杭经常和同学们去食品街上逛 ,吃各种好吃的,什么小火锅、灌肠、臭豆腐、火爆鱿鱼、羊肉串 ,虽说有些属于“舶来品” ,但杨杭杭很喜欢,用她的话说 ,“做得很有本地特色。”一年后,杨杭杭适应了太原的生活,她说 ,“我的胃越来越喜欢太原的小吃,尤其是食品街上的小吃。”后来 ,每次学?缁,凡有新生到来,杨杭杭一定要带他们去食品街吃一顿,“不到食品街吃东西 ,就白来太原一趟了 。”#p#分页标题#e#

2002年 ,杨杭杭大学毕业,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,不适应北方生活的她,竟选择留在太原 。“四年大学生活,我深深**上了这座北方的城市 ,它四季分明,很有**格!而且,我还很放不下食品街上那些好吃的东西!”馋嘴的杨杭杭呵呵地笑着,满脸淘气。不过 ,近几年,杨杭杭越来越少光顾食品街,“食品街上的饭馆越来越少了,虽然街上的小吃还不错 ,但街上增加了太多其他的东西,什么歌城 、碟片店 、珠宝店,可惜了,它可是太原很有特色的一条街!”

2007年春节前夕,男朋友从上海飞到太原看杭杭 。因为事先告诉他食品街上有很多好吃的,所以,这次男朋友来太原,杭杭决定带他吃遍太原的小吃。可是,男朋友吃了杨记灌肠以后,说了句“一般。湍敲椿厥隆 ,气得杭杭一连几天没有理他。

“过后我认真想了想,我之所以这么喜欢食品街上的小吃,有一定的感情因素在里面。以前喜欢吃 ,觉得口味真正好,现在再吃,味道还是很好 ,但桌子还是那几张,坐进去后还要自己占座位,就餐环境也不好。现在人越来越**重软环境,尤其是吃的东西,如果仅仅是好吃,环境却很差,服务也不好,能留住几个顾**呢?对于像我男朋友这样的外地人来说,不知道这里是老店,这里有什么动人的历史,他只要看到店里不怎么干净 ,吃东西的心情就不会好 ,自然会影响味蕾的体会。”而且,杨杭杭认为 ,论饭馆,食品街馆子少 ,论小吃,又比不过钟楼街上新开的“小吃一条街”,食品街虽然有不少美味的小吃,却不够集中 。

听着杨杭杭的分析,不免让人叹息:食品街凝聚着她对太原这个第二故乡的很多情感 ,但而今 ,她已逐渐远离了食品街,“也许有一天 ,食品街会慢慢被人遗忘 ,更多地活在人们的记忆里!”

**走街巷

**走指南:食品街 ,南**勇ソ,可达柳巷;北有鼓楼街、解放路、府东街 。

一个外地人逛过太原后 ,在百度太原吧里发帖子说,“太原食品街 ,街道建筑造型**明清风格,楼阁、牌坊错落有致,飞檐斗拱古色古香,是太原市惟一以食品行业经营为主的商业街 ,也是品尝当地风味小吃的好去**。”

“逛街逛累了 ,去食品街找个小摊吃两块钱的臭豆腐,女人们要一份麻辣烫,男人们来上一个大碗面。那滋味 ,爽!”和女朋友逛街的山东小伙柳安庆**呵呵地说。他表示,每次和女朋友来柳巷逛街,午饭 、晚饭都要在食品街解决。

在外地人眼里 ,食品街很特别,但很多老太原清楚地知道,如今的食品街早已名不副实。“太原人好吃,以前 ,一说吃,我们都是来食品街 ,这儿小吃多 ,中 、小饭店也多,能满足人们各种需要。但现在到食品街上转转,每次都让我很失望,小吃少了,以前的好多饭店也拆的拆,搬的搬 ,食品街以前的辉煌再也难见了 。”太原大学一位****如是说。

耳边萦绕着人们的叹息声 ,我选择从钟楼街与食品街的交叉口进入,踏上食品街窄小的青石路。“来屋里坐吧,有空调 ,米饭炒菜什么都有!”“进来吧 ,一人一个小火锅,便宜实惠又干净!”刚走进街道,就看见两边饭店里的服务员 ,站在路两边 ,卖力地招呼着**人。见路人无意进去吃饭 ,他们眼中没有太多失望,似乎对这样的待遇已经司空见惯 。

一路向北,食品街上的饭店零星分布在两边 ,中间**幼鸥髦值缙鞯、珠宝玉器店、浴池、歌厅、碟片店,饭店的叫卖声与碟片店 、音响店的流行音**混响在一起,不伦不类中掺杂着些许尴尬 。看着听着 ,一丝失望涌上心头:太原最具特色的食品一条街,怎么变成了这副模样!

不过,若论起地理位置,**怕太原很多街巷都难望其项背。南有钟楼街 ,可达柳巷,傍着繁华的商业市。肆鞑欢希槐笨**穆ソ 、解放路 、府东街 ,邻近居民区、金融区,四通八达。

小小的一条街巷,倚靠在这些繁华街道的臂弯里,安心地接受着城**诮ㄉ柚懈才诺拿 。

本报记者 王晓娟

本报记者 刘江 摄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